1. 首页
  2. 钛业百科

狂舞派对 我想跳舞,诗意栖居,及那些跳舞的电影

最近这几天,浙江温州一对农民夫妻火了,他们质朴的跳舞视频传遍了互联网,温暖治愈了无数人一塌糊涂的心灵。

这对中年夫妻,样子看上去,快到五十的年龄了,生活在中国最普通的农村,日子也过得不是多么富裕。

但是他们就是能够在田野中起舞,能够露出最真挚的笑容,能够天生神力一般本能去热爱生活。

记得《爱乐之城》中高速公路上的那段群舞吗?记得《白日焰火》中廖凡的那段独舞吗?



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曾经呼吁人类应该“诗意地栖居”。

什么是“诗意地栖居”?

不是什么小资产阶级说走就走的一场旅行,也不是什么文艺青年动不动就去西藏丽江的洗涤心灵,更不是什么别致人类隐居山中的仙风道骨。

相反却是“大隐隐于市”,是在自己一地鸡毛的世俗生活中,活出生命本真的样子,获得作为一个人最单纯的快乐。

说得更直白一点,就是热爱生活。

如此简单却又炙热。

跳舞使人快乐,这是人类亲身检验得出的真理,奈何我却不会跳舞,不知因此丧失了多少的快乐。

虽不能亲身体验跳舞的快乐,却也依然能够感受到跳舞带来的快乐,或许这就是人类一切艺术的伟大之处。

看完了浙江夫妇的跳舞视频之后,我很自然地就想起了那些在电影里同样偏偏起舞的男男女女。

这是职业病,没法治了。



应该也不会忘了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中穿着荧光鞋跳广场的桂纶镁和那些伪装的警察吧。

当然了在这些电影中跳舞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场景,电影的内核却并没有探讨跳舞本身这件事。

2013年,香港上映了一部电影,名字叫《狂舞派》,正好探讨的就是跳舞本身这件事。

这部电影非常非常得不错,奈何七八年过去了,看过得人依然不是很多,看来小众电影终究还是小众电影。



《狂舞派》讲述了一群香港的年轻人因舞结缘、共同成长进步的故事,电影没有采用通俗的励志片模式,没有高高举起梦想的大旗。

这些年轻人从来没有说过跳舞是自己的梦想,只是喜欢跳舞并且享受跳舞,跳舞让生命感到了快乐,这只是一种生活幸福的体验。

这就好像我们这些喜欢看电影的人,喜欢的稍微深一点,就会有人说这是你的梦想吧。

这怎么可能就是我的梦想,这就是一个生活中的爱好,跟打麻将打游戏一样普通,只不过恰好这又变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。



颜卓灵饰演的阿花是一位古灵精怪的香港女孩,爸妈经营着一家豆腐店,她一天之中多半的时间也是在豆腐店渡过。

奈何她连摆弄豆腐的时候都在想着跳舞,就是那种我想跳舞求你了,满足得不得了的状态。

爸爸对阿花讲,如果考不上大学,就留在豆腐店做事吧,留在豆腐店做事的话,自然也就不能跳舞了,不过阿花最后还是考进了大学,这对她来说,简直如鱼得水。

她来到大学的第一天就去了街舞社团,因为舞技过于出众,立马就被学长拉来在迎新晚会上表演,这就等于自己给自己表演了,那就祝自己大学生活一切顺利吧。

阿花在的表演惊鸿一瞥一般惊艳了众人,视频上传到网络上之后引发了巨大的关注,连隔壁大学多年的舞者也忍不住都要夸赞一句。

电影就如同人生,一开始是喜剧,中间必然经历悲剧,最后能不能重新回到喜剧,就是戏里戏外的芸芸众生共同思考的问题了。

大家有没有觉得好难呢?



《狂舞派》从小处入手,不玩励志不喊空口号,只是想去记录这些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最真实的生活。

跳舞于他们而言,只不过是作为一个人最想干的事情,简单而又纯粹,仅此而已。

《狂舞派》中有这样的一句台词。

“为了跳舞,你可以有多拼?”女主说她每天一睁眼就想跳舞,任何都想跳舞,对手默默不说话,撩起裤腿,露出假肢。

然后淡淡的说,“医生说是要这条腿,还是要跳舞,这就是我的选择,这就是我青春的伤口”。

当初看这部电影时,被这一幕还是惊呆了,一个热爱的跳舞的人,那怕是只有一条腿了也要跳舞。

这就是曾经的香港年轻人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瑞普钛业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inatitaniummetal.com/taiyebaike/19523.html